那巨兽,名曰谛听,虎首龙神,身上鳞片呈黄褐色。

虽没有散发力量波动,但谁敢小觑一尊始祖的坐骑?

乾达婆依旧是一身布衣,白发似银丝,但,没有执黑木杖,身上也不见老态龙钟,反而有着一股年轻女子才有的英气。

只是已经不再有年轻的容貌。可以想象,年轻时的孟未央,多半也是一位如干骨女帝、白卿儿一般的奇女子,风华绝代,又天赋卓绝。

她是幸运的,依靠灰海,修炼到了九十四阶巅峰,距离精神力始祖也只差一步,达到无数神灵梦寐以求的境界。

她也是不幸的,枯守灰海一百多万年,熬尽风华,青丝变白发,不见昔日绝色颜,未能等到地藏王还俗,一直只是在等熵耀,以兑现当年对六祖的承诺。

曾经的情感还在吗?

相爱的人相见,还能互诉相思吗?

一百多万年过去,那一年最熟悉的人,早已面目全非,仅存在于记忆中。

那一年最痴的情,就像年轻时看过的每一次夕阳晚霞,当时有多么绚烂,现在就有多少平淡。

大家都老了,没有了年轻时的狂热,没有了相拥互吻的冲动,甚至,没有了执手相看泪眼的情绪。

一个入佛以深,一个浸邪难返。

都已回不去了!

等待,是这世间最愚蠢的选择,是一切错过的根源。

因为过了那个时间人就不再走人就不再是曾经那个人,心境和想法或许已经变得截然不一样。

在场的众人,眼神不断在地藏王和乾达婆身上来回移动。

但,在场最平静的,反而是他们二人。地藏王和乾达婆就像多年未见的老友,都不需要多余的寒暄,就能自然而然的契合对方的气场。

却也仅此而已。

情山枯守,守的不是情,是心中的执念,是对过去的惋惜,守的是那个已经逝去的年轻的自己。

商天打破这种诡异气氛,道:“你说,中古末期梵心就逃出生死界,离开了灰海?既然如此,你就应该在那个时候,传讯地藏王,为何要一直等到数十万年后的现在?

孟奈何道:冥祖是熵耀的时候,逃出生死界。这说明,熵耀的力量,大概率会使生死界的封印变弱。”

“可见当年梵心之所以和六祖定下熵耀之约,是在谋划,熵耀发生时脱困而出。

但,梵心根本没有料到,十个元会间,冥祖一连三次遭受重创,自己居然可以提前脱困。这是一个变数,既然变数发生,就应该有应变之策才对!”

冥祖十个元会间的三次重创,分别是:

(顺便

「如章节缺失请退出#阅#读#模#式」

你看#到的#内#容#中#间#可#能#有#缺#失,退#出#阅#读#模#式,才可以#继#续#阅#读#全#文,或者请使用其它#浏#览#器

章节目录

万古神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139网盘只为原作者飞天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飞天鱼并收藏万古神帝最新章节第四千一百三十九章 先走一步